VIP标识上网做生意,首选VIP | | QQ大联盟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政策法规 » 正文

两票制这一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17-11-03  来源:www.wd123.cn  浏览次数:963
两票制最早出现在2007年广东药品阳光采购方案(征求意见稿)中,但由于遭到国内30多家生产企业联名反对而流产
 两票制最早出现在2007年广东药品阳光采购方案(征求意见稿)中,但由于遭到国内30多家生产企业联名反对而流产,之后被福建借鉴,于2012年7标开始实施至今。福建两票制政策颇为强硬,比如,第一票必须由生产企业直接开出而非其下辖的销售子公司,要求货票同行,配送更为严厉,「一厂一区一配送」,即同一生产企业的所有药品在一个采购片区只能指定一家配送公司配送。除此之外,更是限定配送商数量(10家)。福建实施两票制至今5年有余,各方褒贬不一。

 

福建推行两票制期间仅是个孤例,从全国来看,两票制推行的起点应该是2016年4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提出要求,2017年1月9日8部委正式公布实施方案,其间,安徽于2016年10月8日发布两票制实施方案,要求11月1日开始执行。因此,本文以安徽作为全国范围内两票制执行的第一省看待,至今刚好1年。
 


 

这一年来,进入11月份后,全国已有21个省全面或部分进入两票制执行期,包括:福建、安徽、重庆、青海、陕西、山西、宁夏、辽宁、天津、黑龙江、广西(试点城市)、四川、吉林、湖南、甘肃、云南(部分区域)、海南、河北、浙江、内蒙古、山东(6试点城市),剩余的省区市也将在2018年内全部推行,两票制全国执行毫无悬念且推行势头超过预期。
 


 

那么,这一年来,安徽及全国的推行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

 

据新华网报道,安徽省采用自上而下的路径,先从三级医院开始,再规范基层医疗机构。据安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消息,目前,安徽省直17家医院按照“两票制”采购药品的品种、金额占比均达到98%以上,全省二级以上医院达到96%以上,基层医疗机构达到75%左右。由这组数据看,除去一些可以不按两票制政策药品(精放毒麻等),两票制政策基本上在安徽全省范围内得以执行。
 


 

在药品流通环节的清理过程中,安徽省内33家药品批发企业因自身经营条件无法达到“两票制”要求,陆续、主动申请歇业,全省药品批发企业“多、小、散”的局面逐步转变。同时,省内外10余家集团型企业在安徽进行兼并重组。与福建从200多家医药公司通过4年多两票制的洗礼变为62家相比,安徽实施一年来的歇业33家并不算多。这说明在两票制政策作用下,药品流通企业正加速洗牌,而这一结果正是政策所希望看到的。
 


 

通过两票制进行商业洗牌的不仅仅安徽和福建,陕西除了将配送商业的选择权交给医疗机构以外,还对药品耗材的配送商数量进行了严格限定(三级医院药品、耗材各15家、二级医院药品5家、耗材15家),与陕西类似,吉林也进行医疗机构逆向遴选配送商并限定数量(非基层医疗机构配送商不得超过15家,基层医疗机构不限数量)。
 


 

配送商业数量的限制,其实是对在医院开户的配送公司的大规模淘汰,以陕西省西安为例,一个三甲医院,药品配送商业开户普遍在数十家,耗材更是到了惊人的上百家,如果按15家或5家的上限数量,将有较大比重的商业公司被淘汰出局。当然,借此机会兼并收购不失为一个良策,例如华润医药通过与当地中小型商业公司,特别是有医院优势的耗材经销商合作,借势扩张。
 


 

两票制政策允许商业流通集团内部分子公司相互调拨不算一票,也间接促进了流通企业间的兼并收购,商业公司的外延式扩张是快速获得销售网络的办法之一,而完善的网络又是商业公司提高配送运营效率、发挥规模优势的一大法宝。由此看来,今后随着政策的不断推进,还将有更多的小型企业被淘汰,更多的大型商业扩张,强者恒强,弱者淘汰。这一趋势也与某前监管部门官员所预判---全国13000家商业流通公司将淘汰10000家基本一致。
 


 

与激烈震荡的商业流通领域相比,工业在两票制下貌似波澜不惊,但这仅仅是表面现象,其内在发生的改变其实比商业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可以用惊涛骇浪形容。
 


 

全国有4800余家药品制剂生产企业,绝大多数没有自己的销售队伍,而是采用招商代理方式利用代理商的资源实现销售。两票制下,要求生产企业开出第一票到商业公司,后者开出第二票到医疗机构,这就改变了两票制之前---多票制的交易结构,货物、发票均绕过过票公司而直到商业配送公司,以过票为生的公司因此而歇菜,而挂靠在过票公司无药品经营资质的代理商/自然人,也由于与厂家的交易链条断开也面临生存问题。这些改变每一项都是大事,需一件件掰开来讲。
 


 

对于采用招商代理的生产企业来说,以前委托给代理商管理的商业渠道(发货、回款、渠道管理等)将要回归到自身;与此同时,之前由过票公司承担的由底价转为高开+返现也将由工业完成,生产企业首先面临棘手的财税处理问题。
 


 

去年5月1日营改增实施以后,营业税转为增值税,先前容易找到发票来冲账的套路,在增值税严厉的法律制裁威慑下变得不灵了。而两票制政策下,迫使生产企业不得不由之前的底价开票变为正常开票(高开),否则底价票一旦被药采、医保、物价部门所获取价格曝光之后,在多部门价格联动的背景下价格体系很可能会随时崩溃,生产企业不敢冒这个价格风险。但高开票之后回款到公账之后,又如何解决相关的费用和税务问题?这是摆在工业和代理商面前的首要问题。
 


 

在营销层面,在面临着销售体系重构的窘境,营销模式变为自营?还是继续依靠代理商实现销售?都变为不得不马上决策的头等要事。如果要自营,那么销售人员从哪里来?如何管理?原有代理商所管理的市场能不能交还给企业?企业之前根本没有自营经验转型非常困难。如果是要继续依靠原有代理商网络继续合作,那么,代理商失去了销售的职能、资格,又如何开展药品销售呢?那么,能不能让代理商不进行药品销售而只承担推广职能呢?于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工业+代理商朝CSO转型似乎成为一个必然之选。

 
 
 
[ 资讯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0条 [查看留言]  客户留言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风险提醒:中原药械网仅作为信息发布平台,交易双方的相互协商是交易双方自主的网下行为,本站不对线下交易过程、交易结果承担任何责任,请慎重!
    网站首页| 隐私权政策 | QQ联盟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豫ICP备08001362号
    北京德隆威尔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网站,河南鼎盛合力企业策划咨询有限公司©2008-2013  Yaoxie.net All Rights Reserved.
    在线客服: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